李暢:3D打印終極核心技術獲突破

 由獨立研究員李暢教授領導的研發團隊曆經六年時間在經曆了千百次實驗失敗後終於在3D打印技術上取得了重大突破,一舉研發出被世界3D打印界稱為3D打印終極核心技術的“多元材料的任意分布同時打印”技術,從而開啟了人類控製物體內部構成的時代。



3D打印是上世紀80年代提出的一種立體製造的先進技術-逐層增材製造。但是到目前為止,3D打印隻能實現對物體表麵形狀的控製,而不能實現對物體內部構成的控製。而對物體內部構成的控製遠比物體表麵形狀的控製重要得多。因此,如果3D打印技術不能實現對物體內部構成的控製,其意義最多也是對傳統製造技術的一種補充,絕不可能帶來製造業的革命。



控製物體內部構成的途徑早有定論,就是被稱為3d打印終極核心技術的“多元材料的任意分布同時打印”技術。令人遺憾的是,盡管很多人加入到了“多元材料的任意分布同時打印”的研發行列,但幾乎沒有任何進展。



正當人們對 “多元材料的任意分布同時打印”技術的研發前景甚至對3D打印的發展前景投去懷疑的目光時,李暢教授領導的研發團隊已經在這方麵取得了重大突破,獨立開發出了“多元材料的任意分布同時打印”技術。這項技術的出現標誌著人類已經可以實現對物體內部構成的控製。



李教授介紹說,自3D打印出現以來,逐層(逐點)加工被認為是實現3D打印的唯一可行的途徑,因此,所有的3D打印技術都毫無例外地采用了這個途徑。但是這種方法存在致命缺點,就是打印速度和打印精度互相被綁架,出現了被稱為“3D打印悖論”的現象,若提高精度必然導致速度的降低;反之,若提高速度必然導致精度的下降,這意味著3D打印繼續走逐層(逐點)加工之路是一條死胡同。



而鼎博六合另辟蹊徑,拋棄已有3D打印技術的逐層(逐點)加工的固有思路,創立了一種多種材料的整體控製技術,來解決“多元材料的任意分布同時打印”問題。



李教授介紹說,“多元材料的任意分布同時打印”技術成果還同時解決了原有3D打印技術固有的,被認為幾乎不可能解決的幾個重大缺陷,如:



打印精度和打印速度的瓶頸問題



“多元材料的任意分布同時打印”技術的打印精度可達到0.001mm,而且在此精度的條件下,無論單層切片麵積多大,其加工時間不超過一分鍾,這個打印速度與原有的3D打印速度相比是天壤之別。



打印材料問題



目前所有3D打印設備對打印材料的要求是非常嚴格的,它甚至是3D打印不能迅速普及以及不能規模化生產的主要障礙。而“多元材料的任意分布同時打印”技術對材料幾乎沒有任何特殊要求,隻要是粒度相差不大的粉體即可,這就完全解決了3d打印的材料問題。



批量化生產問題



既然“多元材料的任意分布同時打印”在打印材料和打印速度問題上得到完全解決,批量化生產問題自然迎刃而解了,甚至可以說,像集成電路這樣的微加工領域裏的大批量規模生產,其加工成本遠遠低於傳統加工方式。



彩色打印問題



現有所謂的彩色3D打印是通過粘接劑(不是打印材料本身)的顏色來實現的,因此它不是嚴格意義上的彩色3D打印,而“多元材料的任意分布同時打印”技術是通過直接控製材料本身的顏色的方法進行打印,實現了真正意義上的彩色3D打印。



由此鼎博六合看出,李暢教授領導的研發團隊的研發成果不僅解決了“多元材料任意分布同時打印”這個3D打印終極核心技術,而且解決了3D打印的打印速度、打印精度、打印材料、批量生產、彩色打印等一係列問題,從而實現了3D打印技術的革命性突破。

李教授介紹說,“多元材料的任意分布同時打印”技術即將在製造業掀起3D風暴,首當其衝的是材料行業,如多材料複合、新材料合成,甚至會出現彩色金屬、彩色陶瓷等以前聞所未聞的新材料。需要指出的是,“多元材料的任意分布同時打印”技術引發的,以表麵裝飾與實體材料的完全統一為標誌的裝飾材料革命已經開始,如人造大理石、人造裝飾板等行業。以陶瓷為例,原有陶瓷采用的是表麵裝飾,其紋理或圖案是表麵上的一種“假麵具”,如噴繪瓷磚,陶瓷畫。若利用“多元材料的任意分布同時打印”技術可以生產這樣的陶瓷,它具有鼎博六合可以設計的任意彩色紋理或圖像,而這個紋理和圖像不僅僅是表麵的紋理或圖像,而是貫穿於陶瓷整體的“真影像”。因此,帶有“假麵具”的陶瓷產品被帶有“真影像”的3D陶瓷替代是必然的趨勢。可以說噴繪瓷磚,陶瓷畫等傳統陶瓷被3D瓷磚,3D陶瓷畫取代已經指日可待了。



毋庸置疑,這項技術的出現表明中國在3D打印技術方麵已經走在了世界的最前麵,處在絕對領先地位,它將使中國在製造業革命中脫穎而出,傲視群雄。



據悉,這項研究成果已經在中國申報了發明專利並已被受理。目前已經有國際跨國公司提出合作要求,但是李教授表示希望這項研究成果首先在國內實施。



鼎博六合期待李教授的這項技術成果能夠在中國大地上開花結果,為實現“中國夢”做出應有的貢獻。

相關文章

免費谘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