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製造業!政府該做什麽?

曾經轟轟烈烈的無錫尚德集團如今麵臨破產的境地。這標誌著僅僅幾年前炙手可熱的光伏行業進入了冰河期。

光伏行業和其他製造業行業出現這種情況的原因在於產能過剩和缺乏技術創新。在製造業,規模經濟尤為重要,隻有先做大才能做強。每個企業都在努力擴大自己的規模和產能,這就形成整個行業產能過剩。蘋果公司就靠創新推出了ipads和iphoness係列手機,利潤豐厚,獲得成功。

我國的製造業過去靠低工資和低環保,以低價格打入世界市場,為我國製造業的發展奠定了基礎,功不可沒。當年光伏行業的發展靠的也是這種價格優勢。但如今這個時代已經過去了。如果不及時從價格優勢轉向技術優勢,製造業的衰退就是難以避免的。中央講的經濟轉型中最核心的就是要從投入型增長轉向技術進步型增長。

如何轉型?在鼎博六合這種政府主導的市場經濟中,許多人馬上想到政府。鼎博六合首先要知道政府不該起什麽作用。如今政府能不能再出錢主導光伏產業創新呢?技術創新實際包括兩大塊:一塊是基礎理論研究,另一塊是應用研究。基礎理論研究應該由政府出資支持,但應用研究應該交給企業。

如果政府投資於應用研究,或主導應用研究,結果很可能是出力不討好,適得其反。上世紀90年代,日本為了在電子行業成為世界領先者,曾由政府出資、主導,組織一些大企業進行技術突破,盡管在集成電路方麵暫時領先,但直到今天在電子行業也不領先。美國政府對應用型創新完全放手,直到今天在電子行業仍處於領先地位。花了錢,出了力,反而不成功,不管不問卻碩果磊磊。這是為什麽呢?

企業從事應用型技術創新研究目標是為了實現利潤最大化。它們從事這一行業,對於行業內哪種技術創新有前途了然於心,所以在確定創新的方向時,失誤較少,而且即使失誤也要由自己承擔責任。企業熟悉市場,熟悉消費者,創新出來的新產品也能適合消費者的需求。政府沒有利潤動機,又不熟悉行業和市場,所做出的決策可能會有失誤。而且,政府用稅收的錢,賠了也不是自己的,所以,即使有成功,其代價一定高於企業的。曆史也證明了,成功的應用技術創新都出自企業,很少是政府。計劃經濟下,政府不惜投巨資,親自從事,但有多少成功的創新?

當然,說政府在應用型技術創新方麵不要親力親為,並不是說政府不可以起作用。政府的作用還是十分重要的。首先是要為企業創造一個有利於創新的環境,建立一套有利於企業創新的製度。如果沒有專利保護製度,山寨遍地,企業有創新的動力嗎?專利製度靠政府來製定並落實。其次,對企業要放手,不要限製太多。無論政府好心限製或扶植企業,都不利於企業創新。限製不必說,扶植也未必需要,光伏不就是扶植的結果嗎?有政府扶植,可以不創新而賺錢,創新能有動力嗎?最後,政府要在基礎研究和教育上投資。

基礎研究是應用研究的基礎,這種投資無利可圖,要由政府投資。人才在應用型研究中的作用地球人都知道,我想就不用多說了。

十八大提出,深化市場改革關鍵是確定政府的作用。當前就要減少政府的作用,更多發揮市場的作用。我想這個精神也適用於企業創新和中國製造業成功轉型。 

相關文章

免費谘詢